Uber的外卖又要称霸全球,饿了么美团们出海还有机会吗?

2017-05-26 11:42:00 | 作者:

【本文为“Cheetah Lab”原创文章,如需转载必须在文章开头注明“来源:Cheetah Lab”和作者姓名,且不得更改或增删文中所有信息。】

作者:Cheetah Lab 容荣

前言

共享单车大战在国内正酣,摩拜、ofo等领军人已经迫不及待布局海外市场。2016年10月,Facebook宣布用户可以在某些餐厅的主页上订餐,还可以发现周围的活动、购买电影票等,正式步入O2O行业。中国发展成熟的O2O模式,逐步转向海外。

然而我们也看见,中国O2O的始祖——团购和外卖,从未加入出海的大潮之中。而海外的外卖市场,目前正面临着权力更替:Uber旗下的UberEATS强势切入美国和印度市场,获得不俗的市场份额;Google开发Areo,在印度提供网络订餐业务;外卖巨头Delivery Hero获得3.87亿欧元融资;印度电商Flipkart和打车app Ola等巨头尝试外卖服务又最终关闭,而Dazo和Eatlo等外卖公司甚至已经在竞争中倒闭。

近日,饿了么融资传闻再起,百胜中国宣布控股外卖平台到家美食会,中国市场维持已久的铁三角格局面临改变。Cheetah Lab(原猎豹全球智库)通过对美国、印度、中国三个国家的外卖市场的洞察,用详实的数据展现行业全貌。与美国、印度迥然不同的中国市场,背后是先行一步的成熟、稳定,还是即将重现历史?

概览:中国投资最高,印度表现最好,但美国呢?

Cheetah Lab选了中、美、印三国的主流外卖app的融资情况进行分析对比。

从融资金额来看,中国市场的三个外卖平台都没有海外业务,但融资额均遥遥领先其它外卖平台,也从侧面印证了中国补贴大战的惨烈。唯一可以与之抗衡的是Uber,上一轮融资已达35亿,是目前排行榜之最,但是Uber的融资更多是在补贴打车大战。另外一个就是Delivery Hero的4.31亿美元(3.87亿欧元),其业务范围极广,一度还进入中国。

从轮次来看,有5个公司已经在F轮,1个公司上市,说明外卖平台已经到了比较成熟的阶段。但这5个公司均经历了几次F轮仍徘徊在上市边缘,与Seamless合并并早早上市的Grubhub,也经历过股价的暴跌。外卖业务的艰难不言而喻。

从融资时间来看,印度两个外卖app所在公司的融资时间是最新的,都在2017年5月,正好是UberEATS正式开展印度外卖业务的时间,可以推测出印度市场目前是外卖竞争最激烈的市场,也是战争最白热化的阶段。

最后,从外卖平台app的表现来看,截止2017.5.8,印度的Zomato是所有外卖app在对应国家周活跃渗透率最高的,达到0.9431%,第二名才是中国饿了么,0.8284%。而美国外卖app的周活跃渗透率最低。外卖app Postmates 的创始人和CEO Lehmann表示,美国的外卖和食品杂货市场规模为14亿美金,而目前手机端只占据了1.4%,有可能未来的外卖行业霸主,在目前甚至还没有建立。

中国外卖市场:稳定的铁三角,还是暴风雨前的宁静?

近日,百胜中国宣布控股外卖平台到家美食会,给沉寂如死水的中国外卖市场带来一丝涟漪。根据网络资料,百胜中国旗下拥有肯德基 5000余家门店、必胜客1600余家门店、必胜宅急送350 家门店、小肥羊250家门店等,虽然目前到家美食会的安卓端市场渗透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,但根据Cheetah Lab对海外市场的观察分析,铁三角不一定十分稳固,新一轮的洗牌也许就要开始了。

在Cheetah Lab每季度发布的报告中,饿了么、美团外卖、百度外卖的相对排名毫无变化;但从其发展趋势来看,却完全不同。

饿了么:背靠阿里,曲折中上升

饿了么是三个外卖app中发展得最好的,截止2017.5.22,与半年前的日活相比涨幅达到22.77%。从趋势上看,饿了么的起伏是三个外卖app中最大的,但目前还是与其它两家保持了比较大的领先优势。三个外卖app从界面、功能来看都大同小异,真正的差别来自于精细化运营。

美团外卖:业务稳定背后,有酒店、打车、金融多点齐发

美团外卖背靠的美团,是中国最大的团购类app。在Cheetah Lab的2017一季度排行榜中,位列总榜46,被看作是新的独角兽。

美团对不同业务都进行了尝试。在O2O方面,除了猫眼电影、与携程竞争的美团酒店之外,在目前滴滴一家独大、易到生死不明的情况下,进入了打车行业。

根据Cheetah Lab2017一季度排行,可以看见在打车市场,滴滴占据了绝对的市场份额。而美团点评的同期周活跃渗透率为2.497%,比滴滴更高,且用户大部分都是有移动支付能力的人。但目前做网约车除了牌照之外,为了抢夺市场份额,补贴必不可少,对于美团来说,烧钱将会是很大的负担。

美团还涉足了金融行业。比起其它互联网公司,美团做金融的优势是其手上商家是小额贷款潜在的群体,而其用户熟悉移动支付,对移动金融有一定的理解。美团通过并购钱袋宝的方式,获得了小额贷款的牌照。2017年5月,吉林亿联银行正式开业,美团持股28.5%,是第二大股东。

而美团这一系列的尝试也被看作是挽救估值的举措。

不过,美团点评发布最新业绩数据辟谣,表示日完成订单量超1800万,现金储备超30亿美元,公司整体业务已经实现盈亏平衡,收入同比三位数增长。官方数据显示,美团外卖日完成订单量已突破1100万。根据Cheetah Lab的数据,美团外卖与半年前的日活跃渗透率相比,涨幅4.09%虽然不大,也算处于稳定状况。

美团点评CEO王兴曾经在公开场合谈到出海有关的话题,不过,似乎还没有确切的计划。

百度外卖:风雨飘摇何去何从

虽然排名第三,但是百度外卖的讨论度却很高。自从百度不再把O2O放在战略位置之后,关于百度外卖的传闻从未停止过,饿了么、美团、顺丰都是潜在的收购方,尤其是顺丰,即使几度辟谣,从去年到今年传闻一直未间断:最新的版本是百度与顺丰或合资成立新公司。

从饿了么、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三个app的日活趋势对比可以看到,百度外卖的安卓市场渗透率在逐步下降。与去年9.22日活对比,下降比例达到36.85%。

但是,如果把百度外卖和具备百度外卖入口的百度糯米日活趋势放在一起,结果就更惊人了。

从上图来看,百度糯米呈现剧烈下降趋势,其安卓市场渗透率已经跌到与百度外卖相差无几了。与半年前的日活相比,百度糯米跌幅达到65.73%,已经跌了三分之二。

Cheetah Lab点评:

根据数据,我们可以看见中国市场三个主流外卖app也处于三种截然不同的状况中:饿了么波动最大、涨幅最多;美团外卖基本上保持稳定;而百度外卖则一直向下滑行。美团外卖背后的美团从其它业务如金融、出行中寻求突破,而被收购也许是百度外卖最后的宿命。

根据公开资料,Uber也曾经在佛山开展过送餐服务,但随着优步中国被滴滴出行收购后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接下来在美国、印度市场可以看见UberEATS的强势进入,不知道是否就是美团要做打车的灵感来源?美团把送外卖的经验逆向应用到调配车辆方面,会不会有新的突破?

美国:外卖平台Uber称霸 市场老大是达美乐

从整个外卖app排行榜看来,在美国市场,外卖app主要分为美食商家和外卖平台两类,它们在排行榜上的表现平分秋色。

第一类:美食商家app

代表:达美乐、必胜客、汉堡王等

第一名是达美乐披萨的官方app,第三名必胜客、第五名帕帕约翰都是披萨,可见美国人民对披萨的热爱,卖披萨的商家有很大的优势。达美乐不同于大家对传统餐厅的印象,在营销方面也非常擅长,在去年11月就搞了一个无人机送披萨的活动,赚足了眼球。

达美乐用无人机送披萨

第二类:外卖平台app

代表1:以Grubhub、eat24为代表的有美食相关背景的app

第4名Grubhub是传统的外卖巨头,与排名15的Seamless在2014年合并,强强联手,并在合并一年后上市。UberEATS进入之前,Grubhub一直是外卖平台类app的霸主,虽然在2015.4-2016.1各大外卖app相继融资的时候Grubhub的股票下跌了61%,但Grubhub的收入和利润还是一直保持着增长。

数据来源:ATLAS

从Grubhub的发展历程,也能看见美团的影子。

代表2:以Postmates、亚马逊、UberEATS为代表的自有物流渠道的app

在整个排行榜里,Postmates是打开次数最高的外卖app,即用户粘性最高。Postmates最初是作为同城快递进入竞争的。Postmates与亚马逊都有类似的会员制度,如果是Postmates Plus的会员,每月花费9.99美金就可以享受较低的配送费;而如果购买了Plus Unlimited,超过25美元的订单可以免配送费。Postmates还推出了Pop新服务,特点是送货时间更快、在午餐时间免运费。

UberEATS在美国运营一年多,目前在美国的外卖排行榜上,已经占据第二名的位置。

从去年9月到今年5月的日活曲线可以看见,UberEATS保持了稳定的增长。把其最大的竞争对手——达美乐比萨和Grubhub的日活趋势跟UberEATS放在一起可以发现,UberEATS在2016年底超过Grubhub变成平台类外卖app的第一;而从日活波动频率来看,达美乐>Grubhub>UberEATS。这说明美国用户更习惯在周末享受外卖服务。

作为外卖行业的后来竞争者,UberEATS的优势在于价格更加固定,收费也相对更低。在美国,大部分外卖app是没有时间和地理位置限制的,最大程度满足用户的需求。但随之而来的是高额的运费和服务费。更有甚者,外卖app只提供一个估算的金额,最后金额有可能会更高,激发了用户很大的不满情绪。而UberEATS除了5美元的送餐费外没有其他隐形费用。另外,UberEATS 完全采用Uber的地图路径算法,用Uber的科技和数据运营能力提高送货效率。

根据libra的数据,UberEATS除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市场是拉丁美洲,新加坡和欧洲等发达地区也是其重点;而最近UberEATS又进入了已经是红海的印度。

Cheetah Lab点评:

根据前面做的中美印三国外卖平台情况对比,可以发现,美国的外卖平台与美食商家旗鼓相当,是因为美国外卖平台app的市场渗透率还不够高:一方面是网页端成熟导致app发展缓慢,另一方面跟美国人力成本高息息相关。

UberEATS在短时间内占据很高市场份额,给这个空间很大的市场提出了新的思路:Uber的物流模式和技术算法,将成为最有潜力的物流平台。

印度:Google、Uber相继加入外卖市场,竞争也许刚刚开始

嘲笑印度网络差仿佛就在昨日,但今天的印度移动互联网市场空前的繁荣,外卖市场与之前的中国市场空前相似,却又有过之而无不及。Cheetah lab可以监测到的外卖类app有30多个、生鲜杂货送货app有不少于10个,Cheetah lab把它们划分到两个排行榜。

在印度市场,商家外卖app方面,在美国也表现很好的达美乐位列第4,与第3名差距并不大;必胜客、肯德基、麦当劳都在印度有外卖业务。

外卖平台app中,Zomato、Swiggy、FoodPanda是三大巨头。

第一名Zomato属于轻模式,完全由商家配送,从商家收取的佣金也相对低廉。不过最近有传闻说Zomato和Uber都想收购物流创业企业Runnr,而Runnr之前收购了一个叫TinyOwl的外卖app。

第二名Swiggy则配置了自己的配送团队,基于数据算法和路径跟踪提供技术支持,是配送时间最短的外卖app。另一个优势是不设最低配送额。但从商家收取的佣金就比较高。Swiggy在去年获得了1500万美元的D轮融资,估值达到2亿美元,据说最近正在计划新一轮5000万美元的融资。

第三名Foodpanda在去年12月被Delivery Hero收购。相比Zomato和Swiggy,Foodpanda的业务更国际化,在新加坡、巴基斯坦等亚洲国家都有不错的市场份额。

三个外卖平台的日活趋势都呈现出非常剧烈的波动,而Zomato和Swiggy总体趋势向上,Foodpanda稍微下降。

与中国市场只剩几个玩家不同,印度市场目前的生鲜杂货市场还是有很多竞争者。

不过,从前三名的活跃趋势来看,生鲜杂货整体处于平稳状态,大局已定。

Cheetah Lab点评:

印度的人口众多,人力成本更低,因此在发展外卖方面,有更大的潜力,也是为什么目前印度排名第一的外卖app在印度的渗透率已经超过饿了么在中国的周活跃渗透率。

如果说中国市场就是印度的将来,那么印度市场在外卖方面与中国的差距只剩一到两年。但印度市场目前外卖行业仍然很火,随着国际巨头进入、物流企业的融合,也有可能会发展出一套“印度模式”。

外卖格局的走向

外卖平台,最后拼的都是重模式。移动互联网最初的形态是以轻模式提高效率来改善我们的生活,但自从资本进入、创业者疯狂跑马圈地,如果不能掌握更多资源,就难以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。中国三个外卖平台app在国内自建配送团队,手握资金却不敢贸然出海;UberEATS能迅速切入美国和印度,也与其对配送的把控有关。除了与百度外卖暧昧不清的顺丰,在海外市场,物流和快递公司都充分参与到外卖的竞争中来。

因此,从趋势上来看,UberEATS有机会像Uber一样,复制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成功,下一步也可能跟快递、物流行业进一步渗透;而快递、物流这个行业,在中国如顺丰、闪送等,会更多参与到O2O行业中来,实现真正O2O联动。

从百度和顺丰的绯闻中可以感知到,百度要卖身、顺丰想做外卖,都不是空穴来风的事。如果顺丰真的进入外卖领域,是否可以凭借其在海外的势力,加上中国外卖app的运营能力,做中国出海第一家外卖?

另一方面,美食商家app在中国市场发展受限。目前表现最好的是达美乐披萨,在美国和印度都有较高市场份额,然而在中国却选择了入驻外卖平台。虽然从美国市场的状况来看,商家和平台目前旗鼓相当,但中国市场跟美国最大的不同,就是中国的美食品类更多,百种人千种爱好。在中国,以商家为主的外卖app会取得一定的市场份额,但绝无可能跟平台正面竞争。因此,文章开头提到的到家美食会被收购并不会改变行业格局。

那么,中国外卖的变局在哪?这需要回答两个问题。第一,百度外卖何去何从?第二个,滴滴、摩拜、ofo,你们准备好入局了吗?

彩蛋:

在中国市场,三家外卖平台三足鼎立,商家真的没有存在感吗?也不尽然。Cheetah Lab办公区附近餐厅不多,吃饭多靠外卖。很多嗅觉敏锐的商家已经偷偷潜入,靠微信群订餐的方式分走了外卖app的市场份额。打败app的也许不是app,不是小程序,而是微信群!